江苏质监 > 质监舆情 > 正文

治“城市病”需质量良药

来源:中国质量报  作者:  2018-01-11 13:26:00

  2018年伊始,全国许多地方就迎来第一场大雪。据中国天气网的信息,河南、湖北、安徽多地的降雪量都打破了纪录,是1951年有记录以来同期极值。用气象专家的话说就是“60年一遇”。面对突如其来的大雪,一些地方虽然发布预警,做了应对准备,但还是出现了一些灾情。比如,合肥6个公交站台被积雪压塌,导致多人受伤,一人死亡。在其他遭遇强降雪和降雨的地方,相信也有一些“本不该发生”的灾情发生。

  每当遭到恶劣天气,总会有灾情报告,这似乎成为了一种“惯例”。翻看近些年的媒体报道,不管冬季大雪、夏季大雨还是春秋大风,只要稍一猛烈,必会有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事件发生,其他如道路损毁、交通瘫痪、断水断电等打乱城市正常工作生活秩序的问题更是少不了。面对这些不期而遇的灾情,我们为不幸受灾的民众揪心,也不得不反思这样一个问题:一座现代化的都市为何如此脆弱,在雨雪天气面前竟显得如此不堪一击?

  现在大多数专家基本同意人类活动对自然具有很大的影响力,而日益具有能量的人类活动对全球气候产生的影响更明显,加剧了气候变化的不确定性。近些年不断增多的厄尔尼诺现象和拉尼娜现象(反厄尔尼诺现象)正在证实上述观点。也就是说,恶劣的天气增多将成为一种常态,人类必须接受这个现实。不过,虽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都是拦不住的事,可我们必须清楚,不管如何强调恶劣气候现象的天灾属性,都不能回避人类应对天灾的责任和担当。必须扪心自问,在预防和应对暴雨暴雪等天灾方面,我们是否已经将工作做得准备充分并且做到最好,是否尚存亟须改善之处?

  雨雪灾情发生,几乎所有城市都会暴露城市建设规划方面存在排洪能力不足、管网不配套、日常养护不及时等问题,这可以称为一种“城市病”。2008年发生在整个南方地区比今年更厉害的那次大规模雪灾,已经让我们体味到“发病”的痛苦了。统计数据显示,全国约有1亿人受灾,经济损失达1100多亿元。一些灾害研究专家认为,每次较严重的自然灾害发生后,交通、电力、供水等公共设施普遍表现脆弱,实质上突出的都是一个质量问题。其实,若在设计施工之初就考虑到应对自然灾害的问题,严格任何一个环节的质量标准,那么道路就不会那么轻易地被洪水冲毁,电力设施也不会轻易地让冰雪压倒。

  存在质量问题,灾情发生就属于“人祸”了。合肥公交站台被积雪压塌,其实就暴露出其中的“人祸”的属性。坍塌的合肥BRT公交站,相比于普通站台,其造价更高,施工质量也有更高要求。而且,这些公交站台才刚刚建成一年。据悉,在这些公交站台2016年5月开标施工后,建设单位曾因施工进度缓慢,被主管部门以管理不到位处罚,并予以通报批评。通报提到,“后续加快施工进度,又好又快完成剩余工程量。”就眼下来看,建设单位是否按照通报要求“又好又快完成剩余工程量”,要打一个问号。

  其实,自然灾害因人为因素而损失加重的问题还有一些客观原因。比如,我国南方的气候条件与北方有很大的不同,铺设水管的抗冻标准因此也会有一些不同。同样,中国内地城市建筑的抗震标准要比日本低许多,因为日本地震发生的频率和强度都很高。在通常情况下,标准差异具有合理性,但是,当标准差异的客观依据发生变化时,其合理性便会随之降低。不管是出于概率统计考虑,还是出于经济成本考虑,对标准进行适当调整,就显得非常重要了。如果北方水患增多,则必须提高其“防汛标准”;如果多雨的地区森林火灾频仍,则必须提高当地的“防火标准”;而南方诸省冰雪常袭,提高南方的“防寒标准”亦成为必然。

  不断增多的教训使得我们必须重新审视我们的城市建设,加强质量意识,提高质量标准。必须通过完善城市建设中与质量相关的各种制度保障和机制架构,并在此基础上增强危机意识,做到未雨绸缪、谋定后动,以最大限度地减少灾害所造成的损失。

  天灾虽难躲,人祸却可避。如果说在已经发生的自然灾害中,我们损失惨重,这是我们要偿还的“质量债务”,那么从现在起,就必须改变城市建设中存在的“重表面、轻内在,重形象、轻功能,重短期、轻长效”的错误观念,强化决策者以人为本、质量为基的城市发展理念,克服盲目的投资冲动,注重城市发展的长远效益。否则,旧账未还,又添新债,重重债务缠身,一遇突发情况,难免周转不灵。要知道,一座高质量的城市不仅需要外表的华丽,更应该是能抵挡自然灾害,能给市民以足够安全的城市。

标签:

责任编辑:杨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