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无人机不能想飞就飞
2018-06-27 15:44:00  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  
1
听新闻

  部分网售无人机既不“实名”也不“禁飞”

  无人机不能想飞就飞

   本报记者 杨 蕾

  近期北京发生的一起无人机伤人事件引发了人们对无人机安全的关注。一名在东四环南磨房地区玩耍的一岁多小男孩被空中突如其来的一架无人机划伤面部,顿时鲜血直流,送到医院后面部缝合了9针。后经警方调查,事故由一名14岁的无人机爱好者操作失控导致。市场上销售的无人机如何确保产品安全?如何对无人机的飞行进行有效监管?无人机真的能够想飞就飞?

  我国是无人机生产和销售大国

  据了解,无人机全称应为“无人驾驶航空器”,诞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其后很长时间内主要用于军事侦察和靶机。进入21世纪以来,民用无人机的市场需求与日俱增。2010年之前,中国民用无人机市场规模小,增长缓慢,主要运用于灾害救援、地图测绘等专业级市场。最开始的消费级无人机的主要受众是航模爱好者。2014年,中国无人机销量约两万架,民用无人机占98.6%,预计到2020年无人机年销量将达到29万架。根据易观智库发布的数据,2018年无人机市场规模将达到110.9亿元。近5年来,中国的民用无人机行业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已经有包括大疆创新、零度智控、亿航智能等多家民用无人机企业跻身国际民用无人机二十强之列。中国成了名副其实的无人机生产和销售大国。

  实名、禁飞统统不用

  在天猫购物网站上,记者输入“无人机”,搜索出9900多件商品。各种不同品牌、不同型号、不同功能的无人机商品令人眼花缭乱,价格则从100多元到1万元,相差悬殊。

  据了解,大疆创新作为我国无人机行业的首批开拓者,其产品已经占据了消费级市场70%的份额。在其天猫官方旗舰店,记者看到,在每款产品的产品参数介绍下面,都有一行消费提醒:“依照行政规范,若拥有最大起飞重量250克以上的无人机,您需在民航局相关系统实名登记。”在与客服沟通过程中,客服人员也强调:“飞行器到手都需要自行在网上进行实名登记,没有实名登记就使用属于违法行为。”同时还发来关于飞行使用限制的有关链接,提醒客户仔细查阅。记者还注意到,凡购买大疆随心换服务的产品,大疆都赠送了第三者责任险。也就是说,如果发生大疆无人机伤人事件,第三者责任险可以进行赔付。

  但是,记者也发现,并非所有的无人机厂家、商家都能像大疆一样尽到提醒消费者的责任和义务。

  记者选择了某母婴专营店一款JJR/C品牌、售价为359元的高清专业航拍无人机。产品参数中介绍,该产品最大飞行高度为120米及以下,飞机种类为四轴飞行器。浏览宣传网页后记者发现,商家对无人机的超长续航能力、高清晰拍摄能力等进行了重点介绍,但关于飞行操作安全等内容并未涉及。在线客服人员介绍:“这款无人机最大起飞重量为250克,最高飞行高度为200米,相当于50多层写字楼那么高。”记者询问:“购买和使用无人机是否需要特别的手续和程序,例如实名制?”对方回复:“不用实名。”记者问:“有无禁飞区?”客服人员回复:“没有禁飞区。”当记者对产品质量安全表示担心时,客服人员表示:“建议您可以先在室内练习下,操作熟练后再去室外飞。”

  无需实名、无视禁飞,这样的无人机真的能够想飞就飞吗?

  无人机必须纳入监管

  “无人机属于航空器的一种,我国已有的民航法律法规体系中,许多规定也同样适用于无人机。随着无人机应用领域越多,有关无人机的专门监管制度也正在建立。”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高国柱对我国无人机监管制度进行了深入系统研究。他举例说,2009年中国民航局颁发的《关于民用无人机管理有关问题的暂行规定》是我国第一个关于无人机的专门管理规定。此后,该局又发布了一些关于无人机监管的规定,其中比较受关注的是2017年5月16日开始实施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这项规定要求最大起飞重量为250克以上(含250克)的民用无人机必须在无人机使命登记系统中完成实名登记,并粘贴登记标志,否则将被视为违反法规的非法行为。”

  “我国的空域均为管制类空域,任何航空器都必须遵守空域管理的规定。无人机也不例外。”高国柱说。2018年1月向社会发布的《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由国务院、中央军委空管委制定,其中专门对无人机的飞行空域进行了规定:除空中禁区、机场、军事禁区、危险区域等周边一定范围内,微型无人机无需批准,可以在真空50米以下空域飞行,而轻型无人机只可以在真空120米以下空域飞行。“虽然目前该条例还没有正式发布实施,但现有的民航法律、法规也同样适用于对无人机的飞行空域管理。”也就是说,无人机绝不是想飞就能飞。

  提高技术门槛 健全技术标准

  除了实名、禁飞等飞行方面的监管,高国柱还认为,无人机作为航空设备的一部分,目前存在着技术门槛低、技术标准欠缺、缺乏适当的准入制度等问题,由此导致无人机在生产质量上缺乏控制,增加了安全隐患。

  “一家民航飞机要上天飞行,必须具有型号许可证、生产许可证、适航证等多个证,但无人机目前这方面比较混乱。国内研制生产无人机的企业有上千家,无人机型号有好几千种,每家企业采用的型号标准都不一样。”高国柱建议,应该对无人机市场进行分类管理,设置一个准入门槛,确保企业具有一定的技术能力。“特别是对大型无人机,建议进行型号审定,进行生产许可,开展适航审定。”

  中国民航干部管理学院国际航空法专家刁伟民教授也表达了类似观点。“首先应该注意的是无人机的‘适航’标准问题。生产厂商生产出什么样的机器可以允许飞行,这是第一步,不管哪行哪业都需要有一个行业标准。其次是使用者应该遵循什么样的飞行标准,比如飞行前需要在哪些部门申请适飞流程、适飞空域等。最后还涉及由哪些部门监管,依照什么法律监管,情况严重的如何定罪量刑等,这一系列问题都应该得到厘清。”

  高国柱还建议,有关部门需要加大无人机实名制登记管理的落实力度。此外,虽然我国在无人机生产研制方面有一些国军标,但民用标准还很不健全,因此有关部门和协会应该抓紧完善相关标准体系,这不仅是企业标准化生产的需要,也是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在国际市场上提高竞争力的必然要求。

  《中国质量报》

标签:
责编:杨月
下一篇